上双“理论剧院” | 当诗人制造建筑,图像成为门与窗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理论剧院项目 

当诗人制造建筑,图像成为门与窗  

时间:3月4日(周六)14:00

地点:PSA 2楼 4号展厅

表演:Inder Salim

活动免费,无需预约。入场需出示当日上海双年展门票。


关于表演

“maqām aur bhī ā.eñge lā-makān ke baad

 

zarūr hoñge jahāñ aur is jahān ke baad ”

——Pritpal Singh Betab  乌尔都语诗 

“艺术不是从肉体,而是从房屋开始的。因此建筑艺术为诸艺之首。”

——德勒兹与加塔利 《什么是哲学?》

“凿户牖以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

  ——老子《道德经》

▲Inder Salim过往于印度的亚穆纳河进行行为表演的现场,他切下一段手指并将其扔入河中,以此来抵抗河流污染与缓慢死亡,摄影:Harikrishna Katragadda

依伊斯兰神秘主义苏菲教的预见,人们会从Makan(居所)升入La-Makan ( 超自然的居所 ),继而通往 Maqam ( 纯粹的精神空间 )。德勒兹与加塔利的“内在性平面(Plane of Immanence)”却吞淹着外在世界,甚至我们此刻正在使用的“词”。所有阶段同时发生,物质与超验并存。

徳勒兹所说的“建筑不同于规训 ” ,引领我们抵达Makan(居所)— La-Makan ( 超自然的居所 ) — Maqam ( 纯粹的精神空间 ) 的同时性。或许,还会令我们使用物质的骨髓来组成、重塑我们每个人作为多元体的存在:让我们可以走向“ 无器官的身体 ”的阈限,虽然我们始终求不得,但却能像个快乐的西西弗斯,不曾停止……

▲Inder Salim于2014年参展威尼斯国际行为艺术周,他的这件混合媒介的作品《地球。领土。音乐》围绕了他在印度的生活与遭遇到的情况

一具身体,就在那里,像容器一样表演。聆听、身临一场特异性(特异—我—戏弄)的乐感,去“ 为世界带去无限的可能 ” 。甚至,一场表演,在流动中爆发。而其边缘处,就像不等边三角形那样,永恒地“转折—凝视—根茎—配置(zig-gazzing-rhizomtic-assamblage)”,它是我们个体存在中“经验 — 超验 ”存在中的机器—非机器的结构与灵魂。

然后,我们征服“死亡”,绝不仅仅通过口述,而是通过将思考和行动、物质和思想、理论和实践、集体和个体共同聚集成一种新的“游牧主义(nomad-ism)”。

▲Inder Salim过往于印度的亚穆纳河进行行为表演的现场,摄影:Harikrishna Katragadda

稍纵即逝间,我们确实突破了术语、习语系统的信仰和理念所带来的局限。当我们说出“艺术”或者“诗”的瞬间,我们就已经超越了这些词的概念。当我们说出“表演艺术”,难道我们真的只是指“表演艺术”?(例如,我们可以说,《古兰经》是一部阿拉伯语诗,信徒们却认为它不仅如此,还是神的声明) 。但是如果你想要在表演艺术中重建信仰,那就像是每次都从白板上重新开始,当我们坚持着无神论时会发现一个全新、彻底唯物主义的神。

▲Inder Salim过往于印度的亚穆纳河进行行为表演的现场,摄影:Harikrishna Katragadda

表演艺术只是一个名词,我用另一个本土词语来替代它— HARKAT(行动)。但是并不代表相较于“表演”,人们可以更期待它。就像前文出现的乌尔都语诗句,能粗略的译为“ 纯粹精神空间会在形而上之后降临,在这世界之上必有其它世界”。


Inder Salim

▲摄影:RUHANI KAUR

生于1960年代初的克什米尔,在90年代动乱发生时,随家人离开故乡。目前生活和工作在德里。Salim是一个多面向的艺术家,主要以他的挑衅性表演而闻名。他有超过25年的观念表演艺术经验,同时也是画家、影像艺术家和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