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双“理论剧院” | 爱因斯坦与女人们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上海双年展理论剧院项目之《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第二幕:爱因斯坦与女人们

时间:2月12日(周日)16:30 – 17:00 

地点:PSA 2楼5号展厅

编剧:希梅纳·卡纳莱斯

翻译:申舶良

出演: 陈宣伊、郑力敏

*活动免费,无需预约,但入场需购买上海双年展门票,欢迎随时空降。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一部物理学与哲学理论歌剧》的叙事由科学家、哲学家的原话与其他角色的对话构成,这些话语涉及爱情的质地,时间的流逝,以及包围着我们的工具与科技。该剧的非虚构部分由历史档案组成,大多涉及个人想法与私人体验,常被科学家们视作生涯中的污点而不愿示人,因此呈现出一种比虚构更加奇异的现实。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第1场:争辩》英语版演出现场,由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Raqs媒体小组亲自扮演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在这部“理论歌剧”中,稀见史料经过重组,提出一种理解我们自身在宇宙中的处境的全新方式,一种“科学或艺术”、“真实或虚构”之类的绝对二分法所无法规训的方式。因此,这部实验剧作既是一次对于史实的准确再现,又是一场兼具叙事、思辨、歌剧特性的非传统表演。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第1场:争辩》中文版演出现场

本周“理论剧院”上演的第二幕将围绕爱因斯坦与他一生里的女人们,以及这位科学家在情感与理性中的游离与取舍。演出将以演讲剧本的形式进行,以戏剧性的口述为我们呈现爱因斯坦的理智与情感。

*以上文字部分摘自申舶良翻译的希梅纳·卡纳莱斯所编剧的《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爱因斯坦和他的女人们

▲爱因斯坦除了在科学上的著名成就,还精通多种乐器,乐于尝试许多新鲜的事物,他这张因幽默与玩笑而穿上露趾凉鞋的照片被无数后人津津乐道

爱因斯坦,因其广义、狭义相对论等学术研究被世人所熟知。在爱因斯坦逝世后,随着其生前与他人来往信件的披露,他更多面的生活也向我们呈现,其中就包括了情感方面。多情的爱因斯坦一生中出现了许多女人,包括了两任夫人米列娃·玛丽克与爱尔莎,以及数位情人们。通过这些信件,我们窥得这位科学家不仅学术论文写得好,写情书的文笔也甚佳。他不仅在科学研究里充满了惊人的想象力,在情感方面也饱含了充沛的活力。

▲爱因斯坦与其第一任夫人米列娃·玛丽克,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因斯坦曾言:“婚姻是一种让意外事件延续的失败尝试。”这句话正是他两段婚姻的写照。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同为科学家的米列娃·玛丽克,并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但由于爱因斯坦父母的反对以及玛丽克内向及善妒的性格,导致这段婚姻逐渐走向了矛盾与冲突。在家庭的种种隔阂后,爱因斯坦与其表妹爱尔莎通过书信重新获得联络,爱尔莎成为他痛苦生活的“避难所”,写信则是一种“现实的替代品”。

当时发达的邮政系统给予了爱因斯坦谈情说爱的机会,他认为“爱”可以借由邮局发送与收取,他相信爱情赋予他的“巨大想象力”能够让两个相爱者之间的“天文距离”被克服。所以他在信中写下了无数的“吻”,更曾邮寄了一幅他的脚的素描给爱尔莎。他说“我将多么高兴和自豪,当我们两人一起将相对运动的研究推向一个胜利的结论!”

▲米列娃·玛丽克与两位孩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是,在与爱尔莎相爱后,爱因斯坦并没有与玛丽克离婚。反而更是以两个孩子为借口,与玛丽克约法四章,要求她保证清洗他的衣物、打扫房间、准备三餐,放弃与他的私人关系,绝对服从他的命令并且不能在孩子们的面前贬低他。这些不合理的条约以及不平等的关系坚定了玛丽克离开爱因斯坦的决心。1919年,玛丽克带走了两位孩子,并与爱因斯坦离了婚。

▲爱因斯坦与第二任妻子爱尔莎在美国大峡谷,1931年,图片来源于Buzzfeed

第一段婚姻结束后,爱因斯坦与爱尔莎结婚。然而这段婚姻也并未能走向美满与平衡。在朝夕相处之后,爱因斯坦发现自己更喜欢远距离恋爱,他习惯了他们之间的“天文距离”。正如当时迅速发展的电报、电话、X光等新技术,人们期许这些技术革新可以拉近恋人之间的距离。但是爱因斯坦发现新技术并不能创造人们的“自然的交流”,相反地却滋生了更多“饥饿的灵魂”。他曾经通过书信写下的“吻”被这些灵魂阻挡了去处,曾经充满爱意的人们也将走向灭亡……

▲爱因斯坦与第二任妻子爱尔莎,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