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与柏格森——第三幕:时间飞逝

上海双年展理论剧院项目之《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第三幕:时间飞逝

  • 时间:3月11日(周六)17:00 –  17:30
  • 地点:PSA 一楼月亮会谈圆桌
  • 编剧:希梅纳·卡纳莱斯
  • 翻译:申舶良
  • 出演: 丁博、郑力敏

*活动免费,无需预约,但入场需出示上海双年展门票,欢迎随时空降。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是家喻户晓的科学家,曾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提出了光子假设与相对论,在物理领域取得了开天辟地的成就。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曾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生命哲学体系”曾轰动各界,影像了无数后代思想家。这两位不同领域的学者却因为同一个母题“时间”,展开了不可开交的争论。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爱因斯坦看来,时间是“物理性”的,他强调着时间的“同时性”。即手表上的指针指向“7”时,与火车抵达是同时性事件。而这种同时性还具有一种绝对性,这种绝对性也正是“相对论”的根据。所以柏格森认为的时间是绵延的看法,是一种毫无价值的错觉。爱因斯坦相信“宇宙时间”。

但是柏格森眼中,时间是“真实”与“绵延”的。我们不用思考真实的时间,但是我们生活在其中,因为生活超越智力。他强调着时间的“一致性”,即一只钟表与此时此刻之间、与刚刚过去的时间之间的一致性。真实的时间是连续不可分割的流动,绵延侵蚀万物,现在的每一瞬间汇聚着过去的瞬间,蕴含着未来的瞬间。所以爱因斯坦对时间的看法,表示他在形而上学与重大问题上只学过一些皮毛。柏格森相信“生活时间”。

时间飞逝,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也获得了自身独立的生命。如同“宇宙时间”和“生活时间”,“科学”与“艺术”,“专家”与“外行”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矛盾。而生活在宇宙之中的我们,拥有钟表、方程式与科学,同时也拥有梦幻、记忆与欢乐。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支持一方压倒另一方,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何不再问”,不断抗拒消亡,不断探索我们所在的世界……

3月11日,在“月亮会谈V”结束的那一刻,“爱因斯坦与柏格森的第三幕:时间飞逝”将介入月亮之桌,两场跨学科的思辨与交流,将把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理论剧院”的闭幕绵延至高潮……


关于时间飞逝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一部物理学与哲学理论歌剧》的叙事由科学家、哲学家的原话与其他角色的对话构成,这些话语涉及爱情的质地,时间的流逝,以及包围着我们的工具与科技。该剧的非虚构部分由历史档案组成,大多涉及个人想法与私人体验,常被科学家们视作生涯中的污点而不愿示人,因此呈现出一种比虚构更加奇异的现实。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第1场:争辩》英语版演出现场,由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Raqs媒体小组亲自扮演爱因斯坦与柏格森

在这部“理论歌剧”中,稀见史料经过重组,提出一种理解我们自身在宇宙中的处境的全新方式,一种“科学或艺术”、“真实或虚构”之类的绝对二分法所无法规训的方式。因此,这部实验剧作既是一次对于史实的准确再现,又是一场兼具叙事、思辨、歌剧特性的非传统表演。

《爱因斯坦与柏格森》的第一幕呈现了爱因斯坦与柏格森在“时间”的定义上不可调和的矛盾见解;第二幕则围绕了爱因斯坦与他一生里的女人们,以及这位科学家在情感与理性中的游离与取舍。即将上演的第三幕,我们将重新绕回爱因斯坦与柏格森两人对“时间”的思考,究竟谁抓住不断飞逝的“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