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随心生

策展人 米罗斯拉夫·安布罗茨
联合策展人 约瑟夫·博尔夫、帕维尔·布拉兹达、托马什·凯撒罗夫斯基、杨·西谢克、维罗妮卡·侯措娃、杨·科纳普
艺术家 约瑟夫·兹拉马尔、杨·史云梅耶、雅各布·史班聂尔、弗朗齐谢克·斯卡拉、丹尼尔·彼金、维也拉·诺娃科娃
主办 捷克共和国驻华大使馆

卡通小鼹鼠、好兵帅克、卡夫卡、米兰▪昆德拉、德沃夏克等等这批我们所喜爱的小伙伴和大人物来自一个共同的故乡——捷克。2015年4月25日,来自捷克的“象随心生”艺术展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这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捷克当代艺术家在华的最大规模展示,汇集了17位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优秀作品。本次参展的艺术家们把自身的激情和内心所需,凝聚成对艺术的最基本信仰,使得作品具有了一种超越语言的表达能力:它们能够触碰到我们隐藏的内心和潜意识,并与之共鸣,从而引领我们走进艺术家创造的私人梦幻世界,倾听他们最纯真本初的声音。在这里,艺术是纯粹的、充满活力的和坚定强大的。它就像—个泵,源源不断地向我们的脉搏中注入鲜活的血液,向我们的生活中输入发现的喜悦。

关于展览

本次策展人为米罗斯拉夫·安布罗茨博士。此次展览的荣誉主席为捷克共和国地方发展部部长卡尔拉·什莱赫托娃女士,捷克共和国众议院议长杨·哈马切克先生为开幕式揭幕。17位捷克艺术家的作品同台亮相,其中有8位艺术家亲临展览现场。展览开幕之前(4月25日下午1点)举行了一场对公众开放的研讨会,由捷克驻华大使利博尔·塞奇卡阁下将主持。在当天的研讨会上,捷克策展人米罗斯拉夫▪安布罗茲(Miroslav Ambroz)和艺术家弗拉基米尔▪可可利亚(Vladimír Kokolia)、雅克布▪史班聂尔(Jacob Špaňhel)和杨▪科纳普(Jan Knap)就捷克当代艺术创作的相关话题进行了交流。

2015年4月26日星期日,一组捷克艺术家乘火车抵京。从4月27日(星期一)至5月1日(星期五)期间,这些捷克艺术家将与中国艺术家进行一系列的非官方交流活动,包括参观工作室,在使馆进行临时展览,与中国艺术家共进晚餐等其他交流讨论活动。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捷克艺术家群体访华。可以说,这是一次中捷艺术的大规模接触。负责安排艺术家们此次行程与展览的联络人为捷克使馆文化官员马金先生。

此次展览将精选一批卓越的捷克当代艺术作品,既有著名大师的经典之作,也包括了已有所建树的中青年艺术家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多样的形式与丰富的题材将给整个展览带来不同寻常的活力和能量。展览包括绘画、雕塑和影像等各种类型的作品120件/组,贯穿整个展览的宗旨和主线即为参展艺术品所饱含的真诚度与真实性。此次参展作品的创作灵感皆出自捷克艺术家内心深处的情感与信念,这也正是艺术品的力量所在。参展艺术家名单详见附录。

“象随心生”—— 来自欧洲之心捷克共和国的当代艺术展览介绍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捷克共和国经常被人们称作欧洲的心脏。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考虑,心是爱、情感和灵魂的栖息地。而从中医上来讲,心也是“我”之所居,即我们的“自我”。敏感的个体注定要用艺术手段来进行自我表达,因此艺术作品不仅被认为烙印着艺术家的灵魂,也被看作是对其所创作的时间地点的反映。

“地点之魂”这一概念在欧洲文化中有着强烈的共鸣。在当今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也许它看起已经失去了意义——但事实是如此吗?我们是否还可继续谈论“地点之魂”对源自某一特殊地理区域的艺术作品的影响呢?我们经常在文学、音乐等艺术形式中(捷克文学和艺术已经在世界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遇到“地点之魂”这个说法。但为什么捷克的视觉艺术不能同样占有如此地位呢?如果在某个地方存在着一种强烈而独特的文化传统——例如,正如卡夫卡和哈谢克的图书中所描述的布拉格——我们能否也在来自欧洲这个部分的绘画和雕塑艺术家中找到这种文化传统呢?换言之,原创艺术家是起源于捷克土地,还是捷克艺术家是那些经得住时间考验的艺术潮流?有没有可能明确指出捷克视觉艺术家的特征标志?他们是否浸染着“地点之魂”?

此次展览为我们提供了几千公里之外罕见的捷克视觉艺术景观。这种由文化和环境所造成的分离,使我们能从一个新视角、在一种新情景下看待事物。因此我们有机会发现在作品原创地并非显而易见的全新联系和意义。

展览的标题也许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含义:对所有参展的艺术家而言,艺术是一种痴迷,一份源自内心的需要,正如它通常被称为“心之所生”。有些艺术家因为和其作品建立了十分强烈的感情而对其爱不释手。这些作品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

展览主要围绕绘画作品。主要依据想象力、创造力和影响力而筛选——这些都是艺术品所应具备,却似乎于当今社会中渐渐消失的基本价值。所有这些艺术家都被社会广泛认可,并且他们每人都形成了独特的表达方式,这也许是他们最大的共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