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展 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

策展人 伯纳德·屈米建筑事务所
主办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赞助 瑞士文化基金会上海办公室、江诗丹顿
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

继篠原一男、伦佐·皮亚诺、尤纳·弗莱德曼等诸多建筑大师之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于2016年3月13日至6月19日期间举办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和理论家伯纳德·屈米在中国的首次回顾展。此次展览围绕屈米作为建筑理论家、建筑师及文化领导者的多重身份,共展出近350件图纸、手稿、拼贴画、模型等珍贵资料,其中许多作品为首次公开。

展览“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探究了屈米作为理论家、教育家及建筑师的创作成果。屈米创作的核心是摒弃那些把建筑同化为搭建静态结构的传统。他将形体及其涉及的社会活动映射到建筑空间,并从这一出发点为建筑提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定义。他强调,建筑不能与在其内部发生的事件相互分离,而作为一种结构性工程,它的创造需要一种基于概念的方法。因此,屈米探讨了表述建筑空间的新模式——“记号”——以此对空间、运动与行为之间的互动进行转译。

受1968年五月那股躁动的质疑思潮启发,屈米最初执教于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并开始了他的理论创作。这些早期创作不仅将后结构主义思想引入建筑理论,还引用了视觉艺术、电影和文学等相邻学科的元素。他的早期项目大多作为理论宣言而设计,并在他七十年代中期定居纽约后制作的图纸系列《曼哈顿手稿》中进行了综合。这一研究促成了屈米的里程碑之作——拉维莱特公园。其后的法国国立当代艺术工作室、新卫城博物馆、江诗丹顿总部与制造中心等项目也将其概念与极美的物质表现形式相互融合。

屈米的方法是对建筑的基本原则发问——这是一种概念上的态度,并在实际建造形式中实现其物质化呈现。这一探索性的过程贯穿于屈米的创作中,在此以五个线性主题篇章展现:空间与事件;策划、并置与重叠;矢量与表皮;概念、文脉与内容;概念—形式。本次展览聚焦于屈米所坚持的主张:建筑首先且必须是知识的一种形式,其次才是一门关于形式抑或视觉效果的知识。


新闻发布会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党委书记黄玮女士(左一)、伯纳德•屈米先生(左二)、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宋霭伦女士(右一)

黄玮女士代表上海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欢迎媒体朋友们与嘉宾们的到来,并相信屈米先生鲜明独特的建筑理念一定会对新一代的建筑师及建筑行业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屈米先生表示非常高兴他的展览能够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这使得他能够与中国的建筑同行、建筑爱好者与观众们产生沟通的可能。他强调,建筑不能与在其内部发生的事件相互分离,而作为一种结构性工程,它的创造需要一种基于概念的方法。

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宋霭伦女士表示江诗丹顿和屈米先生有着共同价值观。江诗丹顿的制表大师与屈米先生都致力于突破无法避免的限制条件,将所有约束转化为可行之道。

PSA“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展”开幕仪式

2016年3月12日晚,“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的开幕式在PSA三楼临江大厅举办。出席本次开幕式的嘉宾包括了瑞士文化基金会上海办公室徐丽华女士(左一)、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女士(左二)、伯纳德·屈米先生(右二)以及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宋霭伦女士(右一)。

龚彦女士表示本次屈米建筑展览从前期准备到呈现准备了两年的时间。龚彦女士希望本次展览能够让大家有机会了解这位解构主义代表人物的创作理念与过程。对于屈米先生而言,建筑是认知的一种形式,而不是一门关于形式的知识。

屈米先生借着发言机会表达了他认为建筑与艺术一直以来都是一体的想法。他一直以来都喜欢与他的一些艺术圈的朋友交流与探讨各类艺术与建筑话题。所以他非常高兴本次有机会在PSA这样一个艺术场所举办展览。

江诗丹顿中国区行政总裁宋霭伦女士表示本次展览中江诗丹顿总部及制表厂大楼的模型是一大亮点,该建筑的设计灵感源自“围合”,一个屈米先生在其职业生涯中发展出的重要概念。


展览现场

▲ 以上图片皆为“伯纳德•屈米——建筑:概念与记号”展厅现场,艺术家导览

作者简介及个人经历

伯纳德·屈米

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 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作家和教育家。他出生于瑞士,毕业于苏黎世科技大学,拥有法国及瑞士国籍。在美法两国之间工作与居住,拥有美国与法国建筑师执照,长期担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院长。他在纽约和巴黎都设有事务所,经常参加各国设计竞赛并多次获奖,其新颖的设计理念给世界各地带来强大冲击。他著名的设计项目包括巴黎拉维莱特公园、东京歌剧院、江诗丹顿企业总部与制造中心、新雅典卫城博物馆和非洲艺术博物馆等。此外,屈米还出版过多部理论著作,参与并举办过多次展览。他鲜明独特的建筑理念对新一代的建筑师产生了极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