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展 大同大张

策展人 臧红花、项苙苹
联合策展人 张盛泉
主办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大同大张”展的开幕,不仅是PSA“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的开篇,也是2015年PSA的压轴大展。在大同大张逝世15周年之际,在“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的支持下,大同大张的个展得以实现。展览以“生平”、“绘画”、“邮寄艺术”、“行为艺术”和“手稿”展开,多角度呈现大同大张短暂生命中的重要艺术探索。


关于艺术家

大同大张,本名张盛泉,生于1955年,山西大同人。由于他那一米九的身高,人们多呼之为“大张”。后来,他便索性以“大同大张”为名。

大同大张是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中一个罕见的存在,他是一个天才,一个艺术的殉道者,一个坚持纯粹艺术精神和独立思考的智者,一个孤独而自由的灵魂。2000年1月1日,当世人欢呼千禧之年到来之际,大同大张于家中自杀辞世。本次展览呈现了大同大张短暂生命历程中重要的艺术思考和自由表达,他的艺术狂想闪耀着尖锐的思想光芒。作为“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的重要个案,大同大张从20世纪80年代走来,真正坚持了一种永不掉头的前卫精神。在物质化的今天,这是一个可以深度阅读的文本,有助于我们反思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和命运。


关于展览

今年正值大同大张冥诞60周年,逝世15周年,在“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的坚守下,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共同努力下,大同大张的首次个展得以实现。本次展览呈现了大同大张短暂生命历程中的重要艺术探索和思考,他的艺术狂想闪耀着尖锐的思想光芒。

本次展览也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系列展”的开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携手梳理、研究和展示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的开端。本次展览通过以下五个板块展开:

生平

大同大张:“我一生都在寻找敌人。”

从展览的生平板块我们大致可以看到大张的人生轨迹:他的不断自我否定和自我超越;他借助艺术、诗歌、哲学和自己抗争,和人类自身弱点抗争,不息奋斗不断寻找敌人的理想主义情怀和悲剧式英雄的道路。

绘画

大同大张:“与其走向精致,不如走向野蛮。”

绘画板块展出了大张现存的17 张绘画作品,从80年代初到1986 年五人小组成立,直至1993 年解散,大张一直致力于架上绘画的研究。大张自称是“研究艺术史的”,他的绘画直接跳过了描摹自然的阶段,“从一开始就把握了现代艺术的本质,几乎没走任何弯路,就直奔现代艺术的核心——精神的反叛”。

《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

《天葬》

邮寄艺术

大同大张:“艺术是故意的,毫无真诚可言。”

1993 年,大张开始放弃了绘画,自行编辑刊印邮寄艺术,每期寄出量大约在50 本左右,每本约13 页,虽然数量有限,但辐射了全国主要城市重要的批评家、艺术家人群,其中包括圆明园、东村、宋庄。1994 年他把自己的邮寄艺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装置、行为的草图,他称之为“ 东西”;另一部分主要是诗歌,还有艺术笔记和艺术方案,被冠以“ 右兵卫” 之名。

本次展览相对完整地呈现了大张1995 到1998 年间的邮寄艺术和未入选邮寄艺术的其他艺术方案,同时制作实施了其中的四件装置草图。

《中国笛人》

《恐惧数学》

行为艺术

大同大张:“一个建立了自己的思想体系的,并与人类相对立的艺术家撒的尿理所当然的是艺术品。”

行为板块展现了9 件作品,有名动天下的《吊丧》,有无人喝彩的《煤场行为》,有令人莞尔的《史前生物在北京下蛋》,有引起争议的《渡》,有令人爱莫能助的“鸡蛋”行为,有令人唏嘘的《我看见了死亡》等。

大张的装置方案和行为艺术都是在趣味性的前提下,尽量突出了平民性,所用材料和道具多来自日常生活和生产中的现成品。

手稿

大同大张:“真理是客观存在吗?”

      “人类为什么要造就一个叫真理的东西?”

      “我要跟真理决斗!”

展览的最后一个板块以大张的手稿为主。为了让观众进一步了解大张的思想,这里设置了读书角,根据大张读过的书单陈列了部分书籍供观众翻阅。同时也参考大张居室的场景进行了布置:大张写在墙上的格言式文字以及随意张贴的手稿和草图。

大同大张:“艺术的最后结果——就是要不要保持生命的问题。因为艺术家的任何发现一旦被人利用,哪怕被自己利用,它就失去了意义。”

      “没有人的灵魂能活着走出他的躯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