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理想之城

策展人 让-于贝尔·马尔丹
协办 法国大皇宫美术馆、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展览《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理想之城》是国际知名艺术家卡巴科夫及夫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装置作品。他们将空间的历史和物质特性浓缩并移植到装置的有形结构中去,形成一种新的再生语言。然后用这种新的语言进入他们所遭遇和设计的际遇和情境中,去体察意识的景观。这是对理想社会客观假设的放大,同时突出再现性、文化特性和主观性,“重要的东西只是可见性”。

《理想之城》是卡巴科夫夫妇的长期艺术计划,更是对其一生艺术理念的总结,此次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是其第六个版本。在这个乌托邦中,木制的残垣断壁将串联起这座白色的“理想之城”:“玛纳斯”、“坠落天使”、“暗教堂”、“门”、“如何一边聆听莫扎特音乐一边设法拿到苹果的20种方式”、“空美术馆”。艺术家将结合建筑、灯光、声音、绘画、城市规划等多种表现形式,邀请观众走进这一壮观而神秘的梦幻空间,进入一个“不可实现的世界”,在其间漫步、驻足、反思,在这座由艺术构建的思维迷宫中收获内在体验和悟性启示。

本次展览将占据上海当代博物馆一楼和二楼空间,观众从一楼大厅开始步入“理想之城”的城门,先后将走进《玛纳斯》、《坠落天使》、《暗教堂》、《门》、《如何一边聆听莫扎特音乐一边设法拿到苹果的20种方式》、《空美术馆》六件大型装置作品,每一件作品相应地融合了绘画、雕塑、模型、音乐等元素,并各自在一个专门搭建的空间内展示,它们相对独立却又构成整体单向的路径,通过多层面的隐喻切入“理想之城”的构建。


关于艺术家

年轻时的伊利亚·卡巴科夫曾是一名儿童插画家;艾米莉亚早年曾就读于伊尔库茨克音乐学院。

伊利亚·卡巴科夫于1933 年生于前苏联,早年在莫斯科VA Surikov 艺术学院学习艺术, 50年代作为一名儿童读物插画家开始个人的职业生涯。1985 年,他的首次个展在巴黎举办。两年后,他搬到西方生活。伊利亚·卡巴科夫被公认为是20 世纪末以来最重要的俄罗斯艺术家。

艾米莉亚·卡巴科夫于1945 年生于前苏联。早年就读于伊尔库茨克音乐学院并在莫斯科学习西班牙语言和文学。她在1973 年移民到以色列, 1975 年搬到纽约后,她成为策展人和艺术经销商。1988 年,伊利亚·卡巴科夫开始和他未来的妻子艾米莉亚合作此后全部作品的创作。

目前,卡巴科夫夫妇在纽约长岛共同生活和工作

卡巴科夫夫妇的作品曾在阿姆斯特丹市立艺术博物馆、第九届卡塞尔文献展、惠特尼双年展和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等多地展出,并曾代表俄罗斯参加第45 届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家夫妇曾获得很多荣誉,包括1995 年巴黎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2002年维也纳奥斯卡Kokoschka 奖项。2014 年,艺术家夫妇受邀在巴黎大皇宫举办展览。


关于策展人

让-于贝尔·马尔丹  艺术史学家、策展人,1968年获艺术史学学位,曾担任瑞士伯尔尼艺术馆、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法国非洲和大洋洲艺术博物馆和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宫等艺术机构的馆长,以及法国伊夫堡奥利恩美术馆和意大利米兰当代艺术馆的艺术指导。

他对于非西方世界的文化和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策划过多次开放性当代艺术展,旨在揭示艺术作品的异质性,使人们重新审视当代艺术。马尔丹策划过的大型展览包括:《巴黎-柏林》(1978),《巴黎-莫斯科》(1979),《大地魔术师》(1989),《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奇异之城》(2014),和《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理想之城》(2015)。

策展人谈“理想之城”

“理想之城”脱胎于伊里亚和艾米莉亚·卡巴可夫专为“Monumenta”所做的系列装置。今天,它以全新的面貌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呈现。

“理想之城”即气势恢宏又充满矛盾这或许是艾丽娅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在装置领域的巅峰之作。展览除了巨型装置外,还一并展出其新近创作的绘画这些绘画令人讶异的从现代主义传统转向一种极为个人的视角,整个装置系统如同一场启蒙之旅贯穿五个展厅观者受邀在其间荡漾。现场弥漫着一种神圣的气氛,牵引观众逃脱他们的日常琐事与烦恼。在这里,宗教的母体并未呈现取而代之的是艺术家对人类近况的洞察以及人类以超越物质与精神层面的潜能。这种形而上学的探索将指引观者穿行与各个虚拟场景之中。

观者受邀对这些虚拟场景进行精神解码,这一关于生命奥秘的比喻无法言传,唯有亲临体会。漫步在“理想之城”的道路上,观者将以理想主义的乐观精神像人类的处境发文,并反观逝去的历史卡巴科夫通过绘画,雕塑,装置,声音等多重感官形式,在创作的同时质问艺术的终极意义,成为同时代观念艺术的杰出典范。——让-于贝尔·马尔丹


 
代表作品

 

The Decorator Malagin,10 Characters

The Flying Komarov,10 Characters

Looking Out of the Window Arkipov, 10 Characters

Where is Our Place?

Looking up, Reading the Words

《10个人物》(10 Characters)

卡巴科夫最具影响力的画册为他在20世纪70年代创作的《10个人物》(10 Characters)的图册系列。这一系列图册共十本,每一本30-100页,讲述艺术家所虚构的十位苏维埃人的个人生活故事,每一本画册的最后一页都是一张白纸,宣告着这一人物的死亡以及那些略显怪异的梦想的破碎。

天空与飞翔是卡巴科夫作品中经常反复出现的概念,这一插图来自《10个人物》图册系列中中的《飞翔的科马洛夫》。图册的绘画风格类似苏联儿童书中的形式,但同时隐匿地表现出20世纪先锋艺术的各类元素。这10个人物好似10个卡巴科夫的化身或变身,表达着关于梦境、关于空虚、关于现实的各类臆想和追求。

《10个人物》先后单独或完整地世界各地的美术馆展出,画册原稿目前被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 1995年作品在奥斯陆和赫尔辛基当代美术馆展出时,印刷制作成一套两卷本的画册供发售。卡巴科夫同时以此书为原型创作了他的第一件装置作品,1988年在纽约的Ronald Feldman画廊展出。

 

《我们的地方在哪里?》(Where Is Our Place?

自从移民到西方,卡巴科夫的作品缓慢而谨慎地包含了新的含义。在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他的作品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展览,而并没有融入在俄罗斯或美国的展厅中。

作品《我们的地方在哪里?》向观众提出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一个装饰成现代画廊的空间内,墙上展示着白底黑框的黑白摄影作品。而这些照片的上面悬挂着19世纪带金框的巨型油画,这些画框被天花板切断,同时还有两对巨型人腿身穿19世纪服装。被割断的油画和人腿却是另一巨型展览唯一可见的部分。

 

《仰视,阅读》( Looking up, Reading the Words )

天空作为逃脱之路的概念在卡巴科夫的作品中反复呈现。这一作品在1997年的德国敏斯特国际雕塑展上展出。雕塑酷似一个50英尺高(15米)的广播电塔。在顶部,天线伸展出长椭圆形,如同在纸上的隔线,以天空作为背景铁丝做出字母的样式。这句话,用德语写成,内容如下:

“亲爱的!当你躺在草地上,用你的头向后仰,身边没有一个人,只能听到风的声音。仰望着开阔的蓝天和漂浮的白云——这也许是你曾经做过或看到过生活中最美好的事情。”

这一段文字在引领观众阅读的同时,却阻隔了望向天空的视野。正如伊沃纳·伯拉维克(Iwona Blazwick)所指出的作品的嘲讽性:“为何如此精巧的高科技装置却融入了简单的手写文字?我们来到这里(这座公园)为了逃离现实,卡巴科夫却通过他的反语,让我们与现实的痛苦和容易被忽略的愉悦重新相联。”

以上文字部分参考翻译自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官方网站 www.ilya-emilia-kabakov.com

主题 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