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派画家周英华

策展人 项苙苹
艺术家 周英华

《麒派画家周英华》展览旨在追溯这一传奇人物自20世纪至今的家族传承、成就与积淀。周英华(1939年生于上海)是“麒派”京剧创始人周信芳先生爱子,早年留学英国研习建筑与艺术,1968年在伦敦创办第一家MR.CHOW中餐厅。时至今日,分布在洛杉矶等地的六家MR.CHOW餐厅早已成为高级中餐的标志,而作为餐饮业巨擘的周英华,在文化与艺术领域的成就均引人瞩目。

本次展览共分三个部分。一是多幅大尺寸周英华的绘画作品,其中包含了一幅总长7米有余的组画及20幅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特别制作的火焰之作系列作品。在中断50年后,周英华以“麒派”的姿态重拾绘画,作品带有清晰的表现主义特征。由家用油漆、贵重金属与生活废弃物制成,“麒派”绘画是行动与实物的杂糅,饱含这位赤子对其父亲周信芳以及中国文化的深情。二是周英华的部分肖像收藏,遴选了包括让- 米切尔•巴斯奎亚、安迪•沃霍尔和乌尔斯•菲舍尔等在内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大师作品,成为周英华与这些艺术家交游与友谊的见证。三是周信芳先生的文献照片一百余张。周信芳先生创立的“麒派”,被周英华化作生活方式一生践行,这种“麒派”的情感,既是建构亦是缩影,承载着复杂的历史内容与文化记忆。

2015年1月,上海举办了周信芳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系列活动,同期UCCA推出了《麒派画家周英华》展。继PSA之后,该展将于2016年移师匹兹堡的安迪•沃霍尔美术馆。

本次展览分为3个部分:周英华的32幅绘画作品(其中20幅作品是在上海现场制作、独家展出)、10幅主题性艺术收藏品(西方艺术名家为其绘制的肖像),以及其父周信芳的珍贵文献资料。

周英华在绘画中创造性地使用了源于其生活的各种新工具新手法,也加入了个人的生活佐料和人生体味。如常见的食材鸡蛋,是被挪用的现成品,是天然的颜料,也是太阳的象征符号,其间有游戏的轻松诙谐,有大胆的开拓试验,也有严肃的巧思和智慧。

2014年初,周英华在香港的艺术门画廊举办自己了其首次个展“画家的秘诀”。

“一般认为周英华的艺术由三个部分组成,我认为他的艺术由以下四个部分组成:父亲的麒派艺术、MR CHOW餐厅、周英华的艺术收藏和周英华本人的绘画创作,这四个部分也是密切相关的。父亲的麒派艺术代表了中国文化和艺术的某种高度,这是周英华一直心所向往的。他对父亲艺术的崇敬,对其艺术成就的认同和向往,和他自身在海外所遭遇的中国身份的不被重视形成了落差。但父亲的艺术高度和艺术成就让他所形成的对中国文化的信心,抵消并战胜了西方人对中国文化艺术的不了解和不重视。因此,他萌生了创办高端中国餐厅的想法,从而让西方人从和日常生活休戚相关的饮食文化开始了解中国并尊重中国。MR CHOW餐厅是他进行自我奋斗自我实现的战场,在此,硬件方面从整体餐厅环境到细微的装饰布置,以及软件方面从人的衣着、举止如服务生如何上菜,如何走路,都是有讲究而且被精心设计的。他还将惯常的来宾登记簿改为艺术家留言册,多年来坚持邀请到访艺术家为其留言创作。这些艺术家留言册成为了周英华艺术收藏的一部分,在这些留言册上,有豪华的艺术家陈容及其生动自由的挥洒和涂写,包括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艾伦·琼斯(Allen Jones)、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让-米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等等一大批艺术名家。可惜这些留言册过于精致和脆弱,无法承受长途跋涉所带来的伤害,在中国的展览中,除了一张丹·弗拉文(Dan Flavin)的周先生肖像,其余我们无缘得见其真容。

在经营餐厅的过程中,周英华接触到了各界社会名流,包括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和当时鲜为人知但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在本次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10件委托知名艺术家创作的周英华肖像,媒介和尺寸各异,包括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吉斯·哈林(Keith Haring)、埃德·拉斯查(Ed Ruscha)、让-米歇尔·巴斯奎亚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绘画,乌尔斯·菲舍尔(Urs Fischer)的蜡像,以及亚历克斯·以色列(Alex Israel)的对谈影像。这一系列的肖像艺术收藏始于他与英国波普艺术家彼得·布莱克(Peter Blake)的友情——1966年这位艺术家给周英华创作个人肖像,以换取餐厅的座位。从无意之举到有意为之,周英华得以积累了一批优秀的肖像艺术收藏。这些肖像是周英华本人所扮演的周英华,是周英华在借其他艺术家之手和眼来进行自我审视、认知和形象塑造。”(策展人项丽萍)

“在西方,从古希腊神话《奥德赛》开始,重返家园和自我觉醒就是文学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同样,由于年幼离开父亲和祖国,一直对父亲和祖国进行重新认知和回归,从而对自我进行定位,回归精神家园——父亲和祖国,这是贯穿周英华艺术和人生始终的一条线索。面对人生旅途的种种,他从懵懂走向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并进行自我设计,通过自我历练,完成自我提升,他走着一条比常人自觉的人生之路。因此,这些肖像艺术收藏和他对父亲艺术的追求,经营MR CHOW餐厅以树立中国文化的自尊心是一脉相承的。周英华以这些肖像为镜照见了自己,照见了他者眼中的自己和自我认知乃至背后家国文化的异同。这是奥德赛式的自我探索和自我回归的精神冒险之旅,正如他所言,“我整个一生都在努力创造某种可以让我儿时所熟知的那个非凡世界重现的东西”。

最后,才是周英华本人的绘画创作,这是他对中西文化和各位西方大师的艺术融会贯通的结果。至此,我们不得不相信那句再俗不过的“功夫全在画外”的老话。自幼母亲裘丽琳给与的良好家教和父亲艺术的耳濡目染,他所接受的学院艺术教育,和一大批优秀艺术家的交往,早已造就了他敏锐、细腻的艺术感受力和鉴赏力:早在1959年,在他给自己所拍摄的将水泼向照相机的那张黑白照片中即可见端倪;也可以从他的肖像艺术收藏中看到,那些受他委约的无名小卒最后大多成为了艺术名家。自己进行创作,只是时机的问题,是水到渠成的。随心所欲的信笔挥洒,解衣磅礴的创作心态,自然流露的大家风范,同时不凝滞,不迟疑,不畏惧,如初生牛犊一般。周英华在绘画中创造性地使用了源于其生活的各种新工具新手法,也加入了个人的生活佐料和人生体味。如常见的食材鸡蛋,是被挪用的现成品,是天然的颜料,也是太阳的象征符号,其间有游戏的轻松诙谐,有大胆的开拓试验,也有严肃的巧思和智慧。”(策展人项丽萍)


“周英华的绘画创作是站在西方艺术大师的肩膀之上的,他的眼力、胆识、自信源于此,但其底子也是中国的。他的创作有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行动派绘画自动化、任意化、即兴化的表征,但其核心是大写意的中国式表现主义,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其画面开合或紧锣密鼓,密不透风,或舒缓平稳,疏可走马;有大刀阔斧泼洒颜料的酣畅淋漓,亦有字斟句酌的细心收拾和反复推敲。关键之处和秘诀所在是画面背后由京剧器乐所指挥的节奏和京剧“做、打”表演动作的韵律。一如其父亲周信芳在舞台上的表演,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动作,可以传达许多峰回路转的精妙意涵,言有尽而意无穷。

虽然重拾画笔开始创作之时已年逾古稀,但周英华却有着年轻艺术家的蓬勃生命力和创造力。从这点上而言,周英华仅有三年多的艺术创作生涯,可以算是“年轻”艺术家,期待着他在艺术创作中的进一步探索和冒险,为艺术史创造又一个衰年变法、大器晚成的美谈。”(策展人项丽萍)

2015年,时值父亲诞辰120周年,周英华重归故里,继承和发扬了麒派京剧艺术的《麒派画家周英华》展于2015年4月18日-6月28日期间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来到了上海、回到了故乡,麒派表演的精髓以另一种艺术方式得以延续,展览所承载的精神与历史内涵同样令人期待。周英华的艺术及其人生的丰富性从他的三个名字可见一斑:代表中国文化的“周英华”,代表西方身份的“Michael”,以及代表着多元融合的“Mr.Chow”。

周英华的部分肖像收藏,其中不乏让- 米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和吉斯·哈林Keith Haring等西方现当代艺术大师的作品。本次展览的第三部分是周英华的父亲周信芳先生的珍贵文献照片一百余张。


关于艺术家

周英华的艺术及其人生的丰富性从他的三个名字可见一斑:代表中国文化的“周英华”,代表西方身份的“Michael”,以及代表着多元融合的“Mr.Chow”。

  • 他的父亲周信芳是中国著名京剧艺术表演大师-
  • 这位在上海长大的孩子 ,在12岁的时候,被送到伦敦,随后在纽约定居-
  • Michael Chow,著名中餐厅MR.CHOW创始人,在全球设立多家分店-
  • 他曾为乔治・阿玛尼设计精品店-
  • 他同时担任The Broad Museum的理事会成员-
  • 在50年的中断后,他重拾画笔,在绘画中延续父亲“麒派”表演艺术的精髓
主题 绘画 文献